褥疮【褥疮宁】中国褥疮治疗第一品牌【褥疮药】【褥疮膏】官网

瘫痪丈夫褥疮越来越严重医院说根治费用不下20万

     妻子带着瘫痪丈夫打工

    痴心不曾改 多次被劝离婚仍然相守

 

    9年前,丈夫在一次意外中受伤,再也无法站起来,一次次求医失败后债台高筑,他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,甚至一再发脾气,连劝带骂让坚守在他身边的妻子改嫁。

    可她从未离开过他,在家里穷得实在揭不开锅时,她带着他,在距离他100多米远的地方打工,然后,电话铃声一响,她就知道丈夫有事情需要帮忙,发疯一样往回冲。

    在她的坚持下,他康复的可能性从未失去。

 

    被意外颠覆的生活

    她叫吴赖英,在2006年前,很多人都羡慕她,命真好。

    吴赖英的娘家位于泰顺泗溪镇,条件还算过得去,未出嫁前,其他同龄女子每天有干不完的农活,她最多是摘摘菜叶。

    1994年,22岁的吴赖英经人介绍嫁给了隔壁李洋村的包国营,两人陆续有了3个孩子。

    包国营是村里有名的“能人”,他从小过继给自己的舅舅做养子。早在读小学时,他就开始到处折腾,通过收购黄花菜到苍南灵溪贩卖,成功为自己筹集学费。后来上初中一次做生意亏本后,他居然成功取得农村信用社的信任,给自己贷了两百元,一来用于还债,二来作为学费。此后,他试图借钱周转贷款,但总觉得,这样周转下去不是办法,于是高中肄业,他便出来打工,先到小学做了9年代课老师,因收入微薄,转而开始创业。

    吴赖英嫁给他时,包国营已经在事业上小有起色。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吴赖英安心在家相夫教子 ,从来不需要为经济来源操心。

    后来,包国营在广东和他人合伙创办一个钢筋厂, 家里的条件更是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 然而,2006年6月的一天,为了防范台风,包国营爬上7米多高的屋顶加固厂房,结果不慎摔到了地面上。随即,包国营被送往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抢救,30多万元的医药费用如流水一般花去,命总算保住了,但因多节脊椎断裂,双脚无法行走。

 

    希望一次又一次破灭

    尽管医生一再告诉包国营,他有重新站起来的希望,但治疗费用是一个无底洞。此时,包国营已经把包括钢筋厂在内的东西都卖了,手头已经十分拮据。

听说老家有个土郎中治脊椎摔伤很有一手,而且花费相比大医院要便宜很多,包国营于是回到了泰顺。回去后却始终找不到那个郎中,他这时才得知,那个土郎中因涉嫌非法行医被抓了。

    面对沮丧万分的丈夫,吴赖英开始到处打听其他郎中,她带着包国营,四处求医问药,走了很多叫不出名的巷子,一次次满怀希望而去,但丈夫依然不能行走,她又带着丈夫去了临近泰顺的福建省的福安医院。

    医生敲打着包国营的腿,包国营明显感到疼痛。

   “你去大医院吧,那里的仪器设备更好,你有感到疼痛,双腿完全有站立的希望。” 医生的一席话,却让包国营夫妇高兴不起来,他们的积蓄已经被掏空,甚至,能借到钱的地方,都借遍了。

    在广东办厂时,包国营曾寄钱给养父,让他帮忙买保险,但老人家舍不得花钱,并没有为他购买保险。

治病的每一分钱,包国营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
   “ 我一定要站起来,还要想办法还钱呢。”一开始,包国营常这样给自己鼓劲,可每天醒来,他的腿还是不听使唤,年复一年。

 

    一再劝妻子改嫁

    一切重担压在了吴赖英肩上,她成了家里的支柱。孩子的学费、丈夫的药费、丈夫养父的赡养费,所有的一切压得吴赖英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 吴赖英养猪、采茶,夜晚或农闲时则接一些安装圆珠笔、发卡等手工活。但无论手头事情多忙,她都要抽出时间给丈夫做腿部按摩,早中晚乃至深夜。

   “我一个大男人,只能光躺着,啥也做不了。”看着忙前忙后的妻子,包国营越发烦躁。

   “你走吧,趁你才30岁出头,一定能再找个比我好很多的人家。”包国营劝妻子的嗓门越来越大,后来,他索性连劝带骂。

    包国营也让别人做妻子的工作:“你还年轻,和他离了好了,随便找个人都比他好啊!”

    可一直以来对丈夫言听计从的吴赖英,却突然倔得要命。

    包国营已经想好了退路:买瓶农药,“咕噜”下去, 谁都不拖累。

    为气吴赖英,他将碗筷摔得砰砰响,又掀翻了妻子递来的洗脸水,可依然赶不走对方。

   “他是我孩子的爸,是我的丈夫,我不能离开他。”面对旁人的不解,吴赖英却说,她连离开的念头也从未有过。

    吴赖英满脑子想的是钱,可是手头没有多余的钱,想到家里又要用钱,她忍不住会躲在角落悄悄哭泣

   “宁可躺床上的是我,如果你健康,能赚更多的钱,孩子的学费不用担心。” 吴赖英常这样对包国营说。

 

    带着老公去打工

    但生活还得继续,前年开始,吴赖英带着包国营来到罗阳,住在一个地下车库,边打工边照顾丈夫。

    吴赖英的工作是在一家大排档里洗碗,她每天早上7点上班,晚上10点下班,有时候,碰到客人喝酒迟了,甚至都要凌晨才能回家。

    尽管一个月工资仅两千元,但吴赖英最满意的是,大排档距离车库只有100多米,可以“眨眼间工夫”赶回家。

    每天,吴赖英神经绷得紧紧的,电话一响,十有八九是丈夫有事需要帮忙。

    即便电话不响,吴赖英也总时不时地回到小屋,给丈夫倒水或是翻翻身子。

    包国营说,妻子两年来根本不用剪指甲,因为她的指甲在洗碗过程中都已磨损,她大拇指的指甲已经脱落了。他常心疼地拉出妻子的手说:“你看看,这哪是42岁人的手,完全是老人的手了,还经常被破碎的碗给割裂。”

    吴赖英在大排档打工是包吃的,但丈夫搭伙吃饭需要300元,每月买药最少就要400元,此外还有儿女的学费、生活费等开支。

    虽然吴赖英竭力想改变困局,但依然入不敷出,钱越欠越多,目前已经负债20多万元。

    由于长期瘫痪在床,包国营身上的褥疮越来越严重。他疼得实在受不了,左侧是钻心的疼,右侧也是钻心的疼,他曾去了一趟附二医,可医生告诉他,这种病根治需要植皮,费用不下20万元。高额的费用吓得包国营次日就死活要回家了。

  

    盼望能给母亲养老送终

   “尽管医生一再告诉我有康复希望,但我自己已经不重要了,就是希望孩子不要再继续辍学。”包国营说。

    令人欣慰的是,三个孩子都对包国营说,“爸你先看病,不管多少钱,我们都会还掉”。

    包国营今年22岁的大女儿,早年就主动辍学打工供弟妹读书。前年,二女儿考上了天津一所大学,而小儿子曾考上泰顺颇具知名度的育才中学,但他还是选择了在龙湾一所职高学习。

   “弟弟其实很想读大学,但他说二姐读大学开销大,他得学一门技术,好早点毕业出去赚钱,等以后条件好了通过函授再圆大学梦。”包国营的大女儿说。

    1月25日,在接受采访时,包国营告诉记者,这么多年来,一些素不相识的热心人,给了他很大的帮助。他们教会他,活下去才有希望。

    得知记者采访包国营,泰顺百事通微信平台的负责人董先生多次打来电话说,他们一家子实在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 近年来,包国营不再试图赶妻子走,也不再有过自杀念头。

   “无论怎么样,我要活得比母亲久一点,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 包国营说,最让他难受的是,他83岁的母亲,省吃俭用,把其他子女给她的钱,一百两百地拿来给他。

 

 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