褥疮【褥疮宁】中国褥疮治疗第一品牌【褥疮药】【褥疮膏】官网

好儿子照料患癌父亲8年 未患过皮肤溃疡、褥疮

在父亲赵胜利2008年被确诊患有多发性骨髓癌的那一晚,赵斌失眠了。但他很快作出决定,再困难也要带父亲看病,“我要成为我爸最坚强的靠山。”

80后的赵斌是徐州市新沂火车站的值班员。在父亲身患癌症的6年里,他尽己孝道,悉心照料,感动了身边每个人,被授予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称号。

12岁就失去母亲的赵斌从小由父亲一手带大。在他印象中,父亲赵胜利沉稳低调,在赵斌母亲离世后,一人担起了照顾全家老小的重任。

1988年,为了照顾当时身患重病的母亲,赵胜利放弃部队提干的机会,申请调到徐州市新沂铁路工作。

小时候的赵斌,经常能看到父亲牵着奶奶的手陪她聊天。奶奶生病住院,赵胜利会整夜不休,守在身旁。

“百善孝为先,要懂得孝顺老人,知恩图报。”赵斌回忆,父亲会经常跟他念叨这些“大道理”。直到在照顾患重病的父亲之后,赵斌才更加体会到这些话的背后,饱含了父亲为人子的担当。

赵斌作出决定,自己要像父亲照顾奶奶一样,好好照顾父亲,“做好一个儿子该做的事”。

赵胜利第一次化疗期间,脾气变得易怒暴躁。看着父亲一改往日的温厚,赵斌心里很难过,但是不善言辞的他又不知该如何开导父亲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赵斌跟同是铁路人的父亲聊起工作上的事,原本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赵胜利一下打开了话匣子,坐起来跟赵斌聊了起来。

发现父亲对铁路上的事很关心后,赵斌经常跟父亲聊铁路方面的话题,通过“话疗”极大改善了父亲的精神状态。

末梢神经炎是多发性骨髓癌的常见症状,需要经常性地按摩全身来促进血液循环,防止肌肉萎缩。

一开始,赵斌请了医生回家给父亲按摩。一个疗程后,父亲心疼钱,拒绝再接受专人按摩治疗。赵斌劝不了父亲,就开始自己琢磨,学习按摩手法。

每次值铁路大夜班需要凌晨两点半上班,赵斌夜里1点就起床,先为父亲按摩半小时再去接班。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也是为父亲按摩。赵斌每天坚持给父亲按摩5次,这一坚持就是6年。

“能坚持一天就是一天。”回忆起父亲生前病重时的日子,赵斌强忍住泪水,眼神坚定,“只要有希望就要坚持。”

治疗期间,为了给父亲补充营养,赵斌隔三差五给父亲做他最爱吃的饺子,每次都不重样。赵胜利在化疗期间只能进流食,赵斌特意买了豆浆机,每天晚上泡豆子,凌晨5点起来磨豆浆,保证父亲6点半前能吃上早饭。

2010年,赵胜利的病情开始加重,由于赵斌与父亲骨髓配型未成功,医生建议做骨髓自体移植。需要一次性支付手术费用30万元。

之前的治疗已经把赵斌家中多年的积蓄花费殆尽,在与妻子商量后,赵斌瞒着父亲,以13万元的低价,把自己名下唯一一套隶属于当地最好小学的学区房卖掉了。赵斌和妻子带着4岁的女儿,搬回铁路职工宿舍60平方米的回迁房居住。

为了凑齐手术费,妻子赵秀秀拿出结婚时带来的压箱底钱全力支持,“只要人在就好”。为了减少赵斌的后顾之忧,赵秀秀辞去了运输公司的工作,在家照顾赵斌年迈的奶奶。

化疗期间,由于药物的副作用,赵胜利时常会出现心脏骤停的症状。最严重时,一晚上心脏骤停了18次。医生为赵胜利安装了临时心脏起搏器,但需要医护人员和家属时刻监视观察,以防意外。

连续7天,赵斌每晚都不敢睡觉。整晚坐在父亲的病床前,眼睛时刻盯着心脏监控器,担心出现意外。

由于疲劳过度,一次赵斌正在病床前陪父亲,突然昏倒在地,两只手臂内翻且不停地抽搐,在急诊室呆了半天后,他顾不上休息,又回到了父亲的病房。

拉肚子是赵胜利化疗时的药物反应之一,很多时候无法控制,大小便经常弄脏衣裤和床被。邻居杨志远经常能看到赵斌替父亲清洗擦身,更换衣裤,“我都做不到像赵斌那样”。

在赵斌的悉心照料下,赵胜利生前从未患过皮肤溃疡、褥疮等长期卧床的常见病。

看着赵斌长大的孙志东,与赵胜利和赵斌都做过同事。在他看来,原本“爱玩儿”的赵斌,在父亲生病后像变了一个人。“很有担当,照顾父亲细致入微。”

8年来,赵斌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个人时间,一如父亲生前一样,一肩挑起了全家的重担,把孝道家风继承了下来。

2014年4月,赵胜利病情恶化,不幸离开了人世。赵斌的奶奶无法接受现实,整天以泪洗面,精神恍惚。

为了照顾好奶奶,赵斌替父行孝,一有空就陪老人散步聊天,化解心结。奶奶患有颈椎病,赵斌像照顾父亲一样,每天坚持为奶奶做康复按摩治疗。

冬天到了,考虑到87岁的奶奶腿脚不便,赵斌夫妻二人咬咬牙,花了2000元买了一台电热水器,方便奶奶在家洗上热水澡。

听到周围人对自己的称赞,赵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孝养父母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事,从小父亲就是这样教育我的,我也只是做好了一个儿子该做的事”。

 
0